導讀: 對于一般人而言,婚變就是個家務事,緣分斷了,大不了相忘于江湖。但對于企業家而言,對于離婚若處理不慎,則可能對企業經營帶來無法預

    對于一般人而言,婚變就是個家務事,緣分斷了,大不了相忘于江湖。但對于企業家而言,對于離婚若處理不慎,則可能對企業經營帶來無法預測的風險。多年緣分走到盡頭,夫妻二人反目,而兩人創業時共同打拼的企業又將何去何從?

    曾是新三板明星公司之一的南菱汽車(830865)就上演了一出“鬧劇”——公司第一大股東、董事長鄧曦暉被前妻馬春欣罷免了董事職務,隨后鄧曦暉將公司告上法庭,但不久后又撤訴,因為鄧曦暉又戲劇性地以極高的得票數重回公司董事會,并繼續擔任董事長,而其前妻則出任總經理。

    表面上看,風波似乎已經平息,但離婚已成事實,鄧曦暉與馬春欣二人未來如果再次在公司治理上出現分歧,又該如何解決呢?

    ●前妻將董事長“趕出”董事會

    第一大股東、董事長,竟然被自己的公司炒了魷魚,如此戲劇性的事情就發生在南菱汽車這家營收曾一度超過50億元的新三板明星公司身上。

    2016年1月11日,在南菱汽車第二屆董事會第十五次會議上,《關于提請股東大會審議免除鄧曦暉公司董事職務的議案》以贊成1票、反對1票、棄權3票的結果未獲通過。

    盡管董事會未通過罷免鄧曦暉的議案,但在1月27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上,該議案仍被提請股東大會表決,且以同意股數7663.99萬股、占股東大會有表決權股份總數的94.58%,高票同意免除鄧曦暉公司董事職務。

    隨后的1月29日,鄧曦暉認為本次股東大會的召集程序、表決方式違反《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南菱汽車。

    為什么作為第一大股東、董事長的鄧曦暉,居然被自家公司股東大會炒了魷魚?這其中還有一場愛恨情仇的離婚大戲。

    在鄧曦暉與馬春欣離婚前,南菱汽車是名副其實的“夫妻店”,兩人合計持有公司49.46%的股份,為公司控股股東及實控人。

    然而,愛情是美好的,但沒人保證這份愛情能夠曠日持久。2015年12月31日,公司公告兩人解除了一致行動人關系。離婚后鄧曦暉持股29.45%,是公司第一大股東;馬春欣持股20.01%,是公司第二大股東。鄧曦暉、馬春欣解除一致行動關系后,南菱汽車無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

    婚姻關系解除后,南菱汽車便出現了鄧曦暉、馬春欣雙方因爭奪控制權而發生的罷免、狀告等一系列事件。

 注意到,在鄧曦暉提出狀告公司后不到一個月,鄧曦暉又撤訴了,且再度被提名為董事候選人,在2016年3月15日的股東大會上,鄧曦暉又以1.30億票當選公司董事。如今,南菱汽車董事長仍由鄧曦暉擔任,而總經理則為馬春欣。

    ●馬春欣才是公司創始人

    夫妻緣盡,老婆便翻臉罷免前夫董事長職務,從表面上看,馬春欣似乎有點不近人情。但實際上,大家可能都忽視了一點:馬春欣才是南菱汽車的創始人,而一直到南菱汽車創立8年后,馬春欣才將手中的部分股權轉讓給鄧曦暉,鄧曦暉才成為公司股東。

    據公司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南菱汽車前身南菱有限設立于1999年9月,主營汽車銷售、維修、汽車配件銷售及汽車保險代理業務,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成立之初,馬春欣以貨幣出資8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80%;兩個自然人分別出資10萬元,從而創立了這家公司。

    此后7年時間里,公司一共經過7次增資,直至2006年3月,注冊資本達到了5000萬元,其中,馬春欣出資4500萬元,占出資額的90%。因此,從公司1999年成立一直到2006年,馬春欣一直是第一大股東,且鄧曦暉始終未持有公司股份。

南菱汽車內斗真的平息了?夫妻店散伙但治理風險未消除

    直至2007年7月2日,鄧曦暉才從馬春欣手上獲得了南菱汽車的股權,而這距離南菱汽車成立已過去約8年之久。資料顯示,馬春欣將持有的公司4500萬元出資中的2050萬元轉讓給鄧曦暉,并同意另一自然人將其持有的公司500萬元出資轉讓給鄧曦暉。經過此次轉讓,公司股東變為馬春欣和鄧曦暉,鄧曦暉出資占51%,馬春欣占49%。由此,鄧曦暉從一股未持變為南菱汽車的第一大股東。

    盡管鄧曦暉2007年才成為公司股東,但其履歷顯示,從南菱汽車1999年成立以來,他先后擔任過公司總經理及董事長職務。而馬春欣雖然1999年就出資創立了南菱汽車,但2005年9月開始才在南菱汽車任常務副總經理,并先后擔任總經理、副董事長。從在公司的職位來看,馬春欣一直低于鄧曦暉。

    注意到,兩人都是機械相關專業的大學生,鄧曦暉是西安交大動力機械工程系壓縮機學士,馬春欣是北方交大電氣工程系電力牽引與傳動控制系學士。

    雖然鄧曦暉作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董事長,對公司貢獻不小,但能夠被前妻從董事長位置上短暫“趕下來”,也并不意外,畢竟馬春欣作為創始人的身份,在公司層面還是較有優勢的,且前期公司的資本運作(增資)均是以馬春欣名義主導的。

    ●內斗不利于公司發展

    盡管夫妻二人攜手使得南菱汽車成功在新三板掛牌,但公司2015年中期業績出現大幅下滑。2015年1~6月,公司實現營收24.36億元,實現歸屬于掛牌股東的凈利潤464.92萬元,同比減少78.51%,這主要是因為汽車市場下行面臨市場深度調整,新車銷售毛利率下降,且公司銷售費用同比增長。

    公司業績下滑后,董監高變動也多起來。2015年半年報顯示,獨立董事辛宇和財務總監夏慧琳離任,補選唐清泉為獨董,楊永寶新任財務總監。2015年12月31日,監事會主席陸潔、獨董劉靜艷、唐清泉辭職。2016年1月27日,公司任命韓穎梅、陳錦棋為獨董,但兩人上任不到一個月就辭職了。3月14日,公司任命周陽、李忠文為董事,汪霜為監事。

    如今鄧曦暉再度回歸董事會,但南菱汽車的治理風險仍不容小覷。昨天,多次撥打公司電話,但無人接聽。

    面對公司可能面臨的治理風險,采訪律師予以分析。

    第一,在兩人離婚后幾天,2016年1月5日起,南菱汽車停牌,因為鄧曦暉正在與意向方籌劃收購公司股權事宜,鄧曦暉是否欲退出南菱汽車,而他手中的股權又將轉讓給誰?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表示,第一大股東轉讓股權是一種解決方案,還是引來第三方“入侵”,還有待觀察。“大股東的退出方式、轉讓對象都很重要,將股權轉讓給前妻是一種解決方案,但也可能轉讓給第三方,第三方是真正的第三方還是殼,都會對公司股權結構產生影響。”

    第二,若鄧曦暉繼續留任公司董事長,而馬春欣繼續擔任總經理,那么在公司無實控人的背景下,北京大成(石家莊)律師事務所律師薛洪增認為,目前兩人均沒有公司的最大決策權。“若二人就此和解,是最好的結果;若此后兩人再起分歧,鑒于現狀很難形成大股東決策意見,對公司發展不利。”

    第三,目前5人董事會格局中,鄧曦暉、馬春欣各占一票,而由嘉興昆吾九鼎投資(41.200, 1.09, 2.72%)提名的周陽及廣發信德投資管理公司提名的李忠文分別占據一個董事席位,剩余一名董事為袁志敏。從此前的投票結果看,以九鼎投資為代表的創投出現過前后搖擺,并沒有鮮明地支持鄧、馬任何一方的態度。薛洪增認為,創投出現搖擺態度很正常,“在還沒有準確判斷出誰的管理對公司更為有利時,創投們很難做出決斷,畢竟兩人都是這方面的專家,對公司貢獻不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創投們也會做出理智的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