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藥蟲”就是潛規則鏈條里的蛀蟲,因為驅利天性。一位沉浸醫藥銷售行業20年的人士對騰訊財經表示,持有GSP(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的藥品公司能夠為“藥蟲”們提供整套的服務。在中國,只有獲得GSP認證證書的藥品經營企業才可以經營藥品,進行藥品的買賣和流通。

疫苗行業“藥蟲”難斷根 生存準則 為省成本不顧病人死活

    山東疫苗事件像是打開的潘多拉盒子,行業潛規逐漸浮出水面。

    “藥蟲”就是潛規則鏈條里的蛀蟲,因為驅利天性。一位沉浸醫藥銷售行業20年的人士對騰訊財經表示,持有GSP(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的藥品公司能夠為“藥蟲”們提供整套的服務。

    在中國,只有獲得GSP認證證書的藥品經營企業才可以經營藥品,進行藥品的買賣和流通。

    “藥蟲”,指的則是倒賣藥品的個人。

    用行業人士的話來說,藥蟲們消息靈通,路子活,能夠及時獲得市場行情。更為重要的是,藥蟲們能夠獲得一些藥廠的代理權以及疫苗采購需求信息。

    某位在南方從事疫苗相關工作的人士對騰訊財經解釋稱,由于藥蟲們沒有經營藥品的資格,所以需要借助那些擁有資質的藥品公司來發貨,俗稱“走貨”。藥蟲們獲悉某個區域有疫苗需求時,則會與擁有資質的藥品公司聯系,后者會與其簽署一份協議,以完成配送服務。這個時候,藥蟲需要按稅點支付藥品公司服務費。關于服務費用的支付模式,據上述南方醫藥行業資深人士透露,藥品公司與藥蟲們會根據“走貨”的成本、交易墊資周期或銷售稅點等不同每個公司會稍微不同,但是總體差不多。

    一位在北方多年從事藥品銷售管理人員稱,和其他藥物銷售沒有太大區別,疫苗藥蟲們至少要按照銷售金額12%的比例向藥品公司支付“走貨”的服務費。

    以“山東疫苗事件”主角龐紅衛為例。2010年以來,龐紅衛在山東聊城、濟南分別掛靠在不同疫苗批發企業,個人非法購進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未經嚴格冷鏈存儲運輸銷往全國18個省市。

    根據公安部公布的數據,龐紅衛累計購進疫苗共計2.6億元,銷售金額3.1億元。如果按照12%比例支付給掛靠企業,那么龐紅衛掛靠的藥品企業這幾年從其處獲得的服務費有3720萬元。

    《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 》(簡稱《管理條例》)規定,只有疫苗生產企業和符合條件并申請通過的疫苗批發企業可以向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接種單位、其他疫苗批發企業銷售第二類疫苗。所有環節都不允許個人參與其中。

    藥蟲們的存在顯然不符合規定。據上述南方人士描述,按照《疫苗儲存和運輸管理規范》(簡稱,《儲運規范》)藥品公司必須要繼續管理通過自己公司“走貨”的藥品運輸以及流向等,然而他們并沒有。“有時候,藥品公司只管走貨和賬款,其他都不管。”

    對于接種站或者是疾控中心等采購方,也并不是不知道這些疫苗來自哪里。用上述南方士話來說,藥蟲們若是不認識接種站等采購方的人或者上級部門,疫苗也沒有辦法送進去的。“送藥來的人什么來頭,有沒有配送資質,接種站等擁有采購權的人都知道的。”

    《儲運規范》規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接種單位、疫苗批發企業在接收或者購進疫苗時,應當索取和檢查疫苗生產企業、疫苗批發企業提供疫苗運輸的設備、時間、溫度記錄等資料。

    藥蟲們能夠鋌而走險,也是利潤驅使。疫苗的配送需要特殊的冷鏈運輸車以及冷庫車等,若是真的嚴格按照疫苗流通的流程來辦理藥品入庫取藥以及配送,成本自然會增加,利潤也會攤薄,也就不存在操作的空間了。

    相比較于一般的接種單位,尤其是偏遠地區,一些大醫院就嚴格多了,要求疫苗供應商按《儲運規范》流程來,就不存在這樣的狀況。

    還有一種方式更為簡單。疫苗批發企業的銷售員直接販賣疫苗,類似“山東疫苗事件”主角龐紅衛。變形的“藥蟲”,即他們是隱藏在藥品公司的殼下。

    作為藥品公司的銷售員,他們有自己的銷售任務,即從上游疫苗生產企業或者疫苗批發企業拿貨,然后以醫藥公司的名義銷售至接種點以及疾控中心等采購方。對于醫藥公司來說,藥蟲們只需要完成銷售任務即可,并沒有去核查疫苗最后的流向,甚至連運輸過程也不監管。

    藥蟲們為了節約成本,就會像龐氏母女一樣,將疫苗儲存在自己的臨時倉庫。2010年“山西疫苗事件”深喉山西省疾控中心職員陳濤安對騰訊財經透露,“這就是疫苗行業潛規則”。

    這些疫苗銷售人員并非沒有銷售資質,實際上他們持有藥品公司授予的公司身份,即持有GSP資質藥品公司的銷售員,但是當這種銷售變為個人銷售行為時,他們也就不具備疫苗流通要求的運輸冷鏈等硬件條件。

    作為疾控中心基層員工,陳濤安對騰訊財經表示,偏遠地區的接種點或疾控中心等擁有采購權的工作人員很難區分這些銷售員手中的藥品是公司的還是個人的。

    在他看來,除了對疫苗批發企業要求持有GSP資質外,銷售人員也需要有專門的資質,以便于采購人員能夠區分藥蟲的身份。

    盡管過去近十年里,食藥監和衛計委三番五次下令整改,但是“疫苗事件”依舊不斷。藥蟲們存在一天,“山東疫苗事件”絕不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