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4月6日,沱牌舍得發布公告稱,從2016年3月29日開始,射洪縣人民政府和沱牌舍得集團將《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職工安置實施方案(草案)》(下稱安置草案)在公司職工中廣泛宣傳和解釋,并利用清明節放假期間集中征求和收集職工意見,后期將在此基礎上對職工安置實施方案進行修訂和完善,并依據相關規定和程序提交公司職工代表大會表決。在此期間,絕大部分職工均按照公司要求依法合理反饋意見,存在部分員工聚集反映訴求,縣政府、沱牌舍得集團和公司高度重視,正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處理。

沱牌舍得集團戰略欲重組 安置費和歷史遺留成焦點

    風波源于3月22日,由射洪縣政府辦公室下發的這份安置草案通知。其中指出,當地政府擬對沱牌舍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進行戰略重組。沒想到草案一出,集團很多職工對安置費用一項和歷史遺留問題有不同的訴求,并進而引發連日停產。

    清明小長假剛過,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四川沱牌舍得酒業股份有限公司(600702.SH 下稱沱牌舍得)的廠區內卻并不平靜。

    4月6日,沱牌舍得發布公告稱,從2016年3月29日開始,射洪縣人民政府和沱牌舍得集團將《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職工安置實施方案(草案)》(下稱安置草案)在公司職工中廣泛宣傳和解釋,并利用清明節放假期間集中征求和收集職工意見,后期將在此基礎上對職工安置實施方案進行修訂和完善,并依據相關規定和程序提交公司職工代表大會表決。在此期間,絕大部分職工均按照公司要求依法合理反饋意見,存在部分員工聚集反映訴求,縣政府、沱牌舍得集團和公司高度重視,正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處理。

    截至目前,沱牌舍得集團戰略重組已報至國務院國資委,但尚未獲批。

    4月4日,射洪縣召開了由縣委書記、正副縣長、縣公安局長、縣國土局長、沱牌舍得董事會全體成員和中高層管理人員參加的緊急會議,要求公司立即恢復生產。

    風波源于3月22日,由射洪縣政府辦公室下發的這份安置草案通知。其中指出,當地政府擬對沱牌舍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沱牌舍得集團)進行戰略重組,重組后射洪縣政府不再是該集團的控股股東,擬以“維護職工利益,保持社會穩定”為基本原則對5343名集團在冊職工修訂職工安置方案。沒想到草案一出,部分職工對安置費用一項和歷史遺留問題有不同的訴求,并進而引發連日停產。

    4月5日,有國企改革專家接受采訪時說,政府有責任充分宣講政策,宣傳不細、不準會被員工誤解。關于職工安置費用的多少,全國沒有統一標準,各個地區的平均工資和地方企業、央企的工資收入水平存在差異,不能直接攀比,關鍵看是否符合四川省的相關文件。

   職工安置費用引發爭議

    3月30日,一個新浪微博賬號上傳了兩份沱牌舍得廠區和會議室視頻,并貼出了“沱牌職工安置方案實施意見(草案)的幾點意見。”

    該意見共有7點,其中四條提到安置費用,經濟補償金成為爭議焦點。隨后赴四川省遂寧市射洪縣沱牌鎮,這位發布微博的沱牌舍得存酒庫正式員工給了一份有著6個要點、更為詳細的員工安置訴求意見書。

    兩份意見書歸納起來,他認為,關于經濟補償金的參照標準草案不明確,希望公布遂寧地區2015年度職工月均收入、沱牌舍得集團2015年度職工月均收入,同時公示該集團每位在冊員工2015年月均收入(包含員工工齡、部門、用工性質等基本信息)。

    從沱牌舍得集團下發給員工的安置草案宣傳提綱獲悉,經濟補償金額涉及補償年限和補償金基數。

    當地政府的依據是,以2008年1月1日實施《勞動合同法》為界,在該法施行之前,根據1994年12月3日由勞動部頒發的《違反和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辦法》,不管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年限有無滿一年,均按一年的標準發放相當于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勞動合同法》實施后,補償年限6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算;不滿6個月的,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

    至于補償金的基數,同樣以勞動合同法為時間節點,補償年限在此之前,勞動者的月平均工資低于企業平均工資的,按企業月平均工資標準支付;補償年限在此之后,勞動者月工資低于本地區最低工資標準,按后者標準支付。

    勞動部關于印發《違反和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辦法》的通知也提到了這一點: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原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經當事人協商不能就變更勞動合同達成協議,由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工作時間每滿一年發給相當于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

    其中關于2008年《勞動合同法》實施之前的經濟補償金工資計算標準,是指企業正常生產情況下勞動者解除合同前十二個月的月平均工資。

    由此,這位員工算了一筆賬:他是1993年9月參加工作,在勞動合同法實施前,15年的補償年限按3100元左右的企業月平均工資標準計算補償金;在勞動合同法實施后,8.5年的補償年限按2000元的個人月平均工資計算補償金。他一共可以拿到6萬多元的經濟補償金。

    該員工認為,這樣的補償金對像他那樣的雙職工家庭來說,并不算高。他和妻子月收入加起來4000元,給上大學的孩子每個月1200元的生活費和每年1萬元的學費,兩人平時生活只用了一個人的工資。

    關于加倍增加經濟補償的訴求,來自包裝車間、存酒庫等50位員工都在意見書上簽字同意。

   至于買斷工齡是否需要另外補償?安置草案并未提及。4月1日,在當地詢問沱牌舍得證券事務部有關負責人,其表示,關于買斷工齡和經濟補償是不是一回事,政策層面他也并不清楚。

    “經濟補償就是老百姓俗稱的買斷工齡,是一回事。”4月5日,上述國企改革專家說,政府及下屬企業有責任充分宣講政策,宣傳不細、不準會被員工誤解。

    除了經濟補償,員工的意見書還對沱牌舍得沒有按時繳納社保費和住房公積金、公積金比例過低表示不滿。

    安置草案稱,對安置方案正式實施前,涉及固定工和合同工的養老、醫療、工傷、生育、失業各項保險費用進行清算補繳。因住房公積金執行時間從1999年5月開始,沱牌舍得集團的歷史補繳年份應從當年起至2014年12月,統一按5%標準補扣計提。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三十九條指出,終止或者解除勞動合同時,按照國家規定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對此,沱牌舍得有關負責人表示,過去多年,該公司的公積金確實沒有交,從去年才開始補。

    福利房產權成焦點

    在安置草案內容之外,沱牌舍得集團的職工住房產權證辦理和建廠時的征地補償成為不少員工的訴求。

    多位員工表示,沱牌舍得集團修建的福利房產權一直未辦理,分別位于沱牌花園小區、濱江路、射洪紅專小區。員工希望公司出錢辦理,但不應該在解決員工身份、終止合同的款項里開支。

    3月31日,針對該訴求,沱牌舍得有高管在電話里表示,這些小區房是由員工低價購買的,平均幾萬元一套,當時沒有辦小產權是考慮到不得轉賣牟利,這次公司會一并為員工辦理產權。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4年12月,經職代會通過并經射洪縣政府批準的沱牌舍得集團職工安置方案核定的集團在冊職工4902人,現在的安置草案顯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該集團在職職工5343人,其中固定工減少了68人,聘用工增加,農民工增加。員工希望核清符合改制條件人員。

  4月1日,沱牌舍得負責人力資源事務的劉姓負責人在辦公室表示,公司人員是浮動的,具體需問詢安置組成員。射洪縣宣傳部稱,這只是安置方案的細化草案,提供給基層員工討論,將在廣泛征求職工意見基礎上修訂完善。對于此次沱牌舍得集團戰略重組時的職工安置,戰略投資者承諾原則上接受該集團現有全部員工,保持隊伍穩定。

  當日,在沱牌舍得廠區內見到該公司和沱牌舍得集團董事長李家順,其表示,對員工反映訴求,他本人不發表看法。4月5日,我們致電主導沱牌舍得集團戰略重組的射洪縣國資局負責人,其手機和座機均無人接聽。

  重慶周立太律師事務所律師周立太接受采訪時稱,在企業改制職工安置過程中,職工有訴求可以選舉職工代表與政府對話,也可以通過合法渠道維權,但不得影響公共秩序,比如阻礙交通。同時,政府也要采取妥當的方式,避免激化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