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據了解,在新政實施前,鄭州等綜試區企業進口任何貨品的報關手續只需提交合同、運單、裝箱單和發票四份材料,這四份材料的報檢只需半天時間,貨品即可入區上架以待銷售。

“一般貿易”監管攔路 跨境電商“正規軍”命懸新政

    5月8日,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政策將迎來滿月。或許讓主政者始料不及的是,在這一個月中,新政所推行的一般貿易監管模式,在跨境電商行業引發了一場強震,并有可能成為壓死綜合試驗區內跨境電商“正規軍”的最后一根稻草。

    進口單量一周銳減逾60%

    作為引導消費回流的最有效途徑,跨境電商一直沐浴在寬松政策環境里,也得以飛速發展。

    據海關統計,2015年,杭州、鄭州等7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跨境電商“正規軍”)進口金額約為155億元人民幣,是2014年的14.5倍。

    為規范行業發展, 4月8日,財政部、發改委等11個部門制定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政策正式實施,除將行郵稅改為綜合稅外,新政還對進口貨物實施一般貿易監管模式。

    政策沖擊立竿見影。

    據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統計,從4月8日到4月15日,鄭州、深圳、寧波、杭州等綜合試驗區進口單量分別比新政前下降70%、61%、62%和65%。

    4月15日,海關總署辦公廳下發《關于執行跨境電商稅收新政有關事宜的通知》明確,4月8日前發運的商品按原有通關程序進口。綜合試驗區進口單量也聞聲回升,鄭州、深圳、寧波、杭州等綜試區進口單量分別回到新政前的55%、62%、65%和71%。

    但這只是消耗4月8日前發運的庫存,新的危機已然來臨。

    鄭州進口綜合物流中心總經理徐平3日表示,目前,在河南保稅物流中心園區內,每日出貨單量已經由此前的23萬單減少至新政實施后的8萬單左右,預計下周內園區的庫存量將全部消耗完。

    “新政實施后園區內還未有一家跨境電商企業發生過一單進口,早前下單的部分貨物則因無法入區而大量滯留在港口、機場。園區內企業也從此前的100多家減少到目前只剩下聚美優品、小紅書等5家企業因庫存量較大還維持運轉。”她說。

    徐平的話也得到了電商企業的證實。

    某跨境電商龍頭企業的高管透露,公司位于鄭州跨境電商綜試區內的雇員已經從新政實施前的約3000人減少到500多人。

    另一家跨境電商的高管也說,公司在杭州綜試區內的保稅倉開工率已經降至30%以下,為公司提供配套服務的部分企業已經開始裁員。

    鄭州綜試區內某跨境電商員工說,平均每天都有5到6家中小電商企業關門停業。特別是倉儲和物流企業的工人,即便企業不裁員,也因為沒有工作績效而主動離職。

    質檢通關單攔路

    鄭州的跨境電商業務一直領先全國試點城市,其創新形成的一套獨特通關模式被譽為“鄭州模式”,曾被總理點贊。

    據了解,在新政實施前,鄭州等綜試區企業進口任何貨品的報關手續只需提交合同、運單、裝箱單和發票四份材料,這四份材料的報檢只需半天時間,貨品即可入區上架以待銷售。

    但4月8日開始實行的新政,將限值內的商品視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超過限值的商品視為一般貿易進口。清單的備注中直接要求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按照一般貿易提供通關單,化妝品、保健品等商品還須在食藥總局注冊備案。

    這樣就意味著,“4月8日以后發運的商品中,除紙尿褲、枕頭、水杯、奶瓶等少數非法檢商品還能進口外,超過95%以上的商品已難以進口,而目前開展業務的庫存普遍在30天內,面臨無貨可供危機。”一位跨境電商專家說。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4月19日發表的《關于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政策實施及影響情況會員企業反饋意見的匯報》也說,新政的本意為堵住稅收漏洞,但是,由于清單要求跨境電商按貨物提供質檢通關單,相當于將一般貿易的檢驗檢疫要求加到了跨境電商進口上。

    關于一般貿易檢驗檢疫的繁復,這份報告以食品舉例稱:辦理通關單需隨附原產地證書、衛生證書、食品成分分析表、進口許可證、企業首次進口食品類的進口聲明、出入境食品包裝備案書、安全性評估材料等10余種單據,還需辦理境外生產企業注冊、境外出口商備案等前置性審批,不僅手續繁雜、辦理時間長,且未能滿足前置性審批條件的商品將無法進口。

    鄭州綜試區的一家跨境電商企業員工小初表示,以食品為例,僅準備一張通關單就需要備齊9份材料,最短也需要2個月的時間。進口新的化妝品時間更長,需在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備案,而在食藥監的備案沒有一年時間是根本不可能辦下來。

    這對于以快消品為特征的跨境電商新貿易業態而言,時間消耗成為其難以承受之重。

    新政松綁勢在必行

    據了解,近年來,跨境電商試點城市在監管實踐中,基本摸索出了包括信息對接、事前備案、國際互認、入區抽樣、全程監控、供應鏈可追溯等系列創新監管辦法。

    “新政中所規定的按照一般貿易監管跨境電商是行政管理上的倒退。”有業內專家指出,如果能把跨境電商的創新監管運用到一般貿易,必將提高效率,促進一般貿易的進口,而不是反過來行事。

    這位專家說,從新政實施近一個月的情況看,跨境電商難以滿足一般貿易監管要求。一是跨境電商相當于平行進口,多數產品從國外市場直接采購,無法提供國外廠商授權、原產地證等一般貿易通關單隨附單據。如要獲取國外廠商授權,勢必將產品定價權和大部分利潤讓給國外廠商;二是一般貿易前置審批周期太長,難以滿足跨境電商對時間和效率的要求;三是一般貿易檢驗檢疫成本過高。以保健品為例,每個品類檢測備案費用在50萬至100萬元之間,對此跨境電商實在難以承受;四是按一般貿易監管將使綜試區徹底喪失優勢,綜試區將因倉儲物流成本高昂而無人問津。

    “因此,新政必須調整對跨境電商的監管。”上述專家說。

    鄭州、杭州綜試區內跨境電商企業更是呼吁松綁。他們預計,隨著庫存逐漸售完,綜試區進口單量將迎來更多的下降,行業或出現大面積“熔斷”。

    一些分析人士坦言,若新政不做調整,隨著跨境電商“正規軍”的進口受阻,將可能導致海外電商通過直郵、轉運等方式進入中國并迎來大發展機遇;國內跨境電商企業被迫放棄綜試區,轉向布局海外倉儲,而這部分原本在國內的倉儲、物流、管理收益流失到國外;“人肉”代購等灰色渠道將重新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