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盡管目前尚無法準確預計門票印刷服務的實際需求和可獲取的訂單數量,但界龍實業表示,合作有利于提升公司品牌和票據印刷專業服務的國際知名度與影響力,對公司在票據印刷、安全技術印刷領域的國內外相關市場業務拓展起到積極作用。

 旅游行業中主題公園毛利率高達七成 迪士尼來前已成資本熱土

    隨著上海迪士尼帶動,主題公園這一旅游行業中重要的分支領域正吸引愈來愈多資本的關注。

    可以注意到,其中不僅有搶搭迪士尼“順風車”的眾多上市公司:從拿到授權銷售特許商品到激烈角逐迪士尼各招標項目,一眾上市公司無不希望借道迪士尼來提升自身產品的形象與影響力,更有希望直接投資于主題公園的各路資本。

    “不少基金公司、投資機構都正試圖通過各種渠道積極參與主題公園的建設運營。同時,在國內資本之外,不少國外知名主題公園運營商也已經在國內有了具體的項目規劃。”中國主題公園研究院院長林煥杰在采訪時說。

    上市公司搭車迪士尼

    作為全球家喻戶曉的品牌,迪士尼主題公園在上海正式開園之前,已吸引了不少上市公司與之展開各類合作。

    6月13日,界龍實業 (600836,SH)公告稱,公司下屬控股子公司上海界龍現代印刷紙品有限公司與上海國際主題樂園有限公司、上海國際主題樂園配套設施有限公司簽署了《一攬子采購協議》。根據協議約定,公司將為上海迪士尼度假區提供專業門票印刷服務。

    盡管目前尚無法準確預計門票印刷服務的實際需求和可獲取的訂單數量,但界龍實業表示,合作有利于提升公司品牌和票據印刷專業服務的國際知名度與影響力,對公司在票據印刷、安全技術印刷領域的國內外相關市場業務拓展起到積極作用。

    拿下迪士尼訂單的,還包括上海普天 (600680,SH)、棕櫚股份(002431,SZ)等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如上海普天曾中標迪士尼項目主入口控制臺與通道閘機設備、迪士尼項目票務機等。棕櫚股份則曾中標迪士尼苗木供應項目,其累計中標金額已超億元。

    更多的上市公司則獲迪士尼授權生產、銷售特許商品。

    5月,海倫鋼琴 (300329,SZ)公告,司已獲得迪士尼許可于特定期限內在特定樂器及相關配件類產品上使用迪士尼原型和商標,并授權在特定的渠道銷售許可產品。

    4月26日,美邦服飾 (002269,SZ)在互動平臺上介紹,公司已經取得迪士尼部分動畫形象的授權,用于公司旗下品牌服飾產品的開發。

    據不完全統計,已與迪士尼展開合作的還包括有哈爾斯 、小天鵝A、龍頭股份 、遠望谷 、東方航空等公司。此外,包括錦江股份 、東方明珠 、百聯股份 、老鳳祥 、強生控股等上海本地上市公司均被認為將長期受益于迪士尼所帶來的客流量增長。

    資本圍獵主題公園

    如果再往前推,其實早在迪士尼公園正式落戶上海之前,各路資本早已瞄準了主題公園。

    今年1月,總投資額達120億元的順德華僑城文化旅游綜合項目歡樂海岸舉行了奠基儀式。同月,在已有三亞千古情景區、三亞宋城彩色動物園、三亞宋城冰雪世界的基礎上,宋城演藝 (300144,SZ)打造的三亞宋城浪浪浪水公園也開門迎客。幾乎在同時,海昌海洋公園(02255,HK)于長沙簽下了20億元的投資協議,將建設一座占地面積約450畝的海洋公園。

    有媒體報道稱,僅在2015年,國內就有21個主題公園開張,另有20個在建。在這份長長的在建列表中,也包括了不少上市公司投重金打造的項目。

    那么,這一吸引了不少資金介入的領域,除了能提供源源不斷的現金流之外,其本身效益產出比、投資回報率究竟如何?

    在相關上市公司的報表中,或許能一窺大概。2015年,宋城演藝營業收入16.95億元,同比增長81.21%。收入構成中,現場演藝部分營收為12.65億元,毛利率為70.11%;三亞宋城旅游區收入2.58億元,毛利率77.28%,杭州宋城旅游區收入7.00億元,毛利率70.15%。

    這一毛利率顯然足以讓資本趨之若鶩。就相關項目建設運營情況向宋城演藝發去采訪提綱,但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因分管領導工作安排,暫無法予以回復。

    2015年,海昌海洋公園實現營業收入14.17億元,凈利潤2.3億元,同比增長20.1%,其公園營運分部的毛利率則由2014年的50.8%上升到2015年的55.3%。海昌海洋公園在其2015年年報中甚至預測:主題公園行業將“邁入前所未有的黃金發展期”。

    相較之下,毛利率相對較低的是華僑城A(000069,SZ),2015年,公司全年全口徑接待游客量突破3300萬人次,實現營業收入322.36億元,扣非后凈利潤42.83億元,其中旅游綜合業務收入下降18.68%至123.20億元,毛利率也下降6.89%,但也達到42.51%。

    高毛利來源:獨特經營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毛利率誘人,但投資主題公園也并非毫無風險。

    有相關機構就在其報告中指出,國外主題公園投資回報期一般在6年至8年,但部分國內主題公園運營者由于缺乏對客源市場的正確認識,往往過高地估計了客流量,將投資回報期定在2年至3年,由此造成票價超出游客所能承受的范圍。此外,部分主題公園在策劃、運作、建設、經營、企業文化等方面都存在諸多問題,造成難以吸引游客的局面出現。

    海昌海洋公園在公司2015年年報中也指出,目前國內的主題公園業雖已具備一定的規模,但無論是從游客人次還是人均消費,相比于歐美成熟市場仍具有較大發展潛力。

    在林煥杰看來,相較于行業內的失敗者,優秀的主題公園運營商自有其取得成功的獨到之處。

    “比如華僑城,作為國內主題公園的‘教父’級別企業,它走的是旅游+地產的模式。在深圳發展順利以后,復制到其他地區。這一模式中,依靠主題公園拉動周邊房產價格,而盈利則反哺主題公園。同時,華僑城堅持在一線城市、省會城市布局,這類地區游客數量多、入園率高。此外,華僑城在服務體系、設備安全系數等方面也始終能做到精益求精。”林煥杰介紹。

    “再比如宋城演藝,它的演藝項目主要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元素,而恰恰是這一點,和杭州的整體文化氣質是相吻合的,這也是宋城所在的地理位置的優勢。”林煥杰說。

    宋城演藝也曾多次表示,其經營模式上以創意為起點、以演藝為核心、以主題公園為載體,在經營模式上明顯區別于傳統的演藝企業和旅游企業。改變了一般演藝企業沒有自有載體、演出成本高、引流成本高、觀眾更換頻率低的現狀;克服了傳統旅游企業沒有核心競爭力、可復制性差、贏利能力差、邊際效應低、千篇一律的缺點;形成了獨特的、創新的經營模式,為公司帶來顯著的高成長性和利潤率。

    “宋城演藝的優勢一,在于渠道營銷出色,其次,公司特別擅長活動營銷,不少活動都很有爭議性,比較能吸引眼球。而且宋城演藝團客相對較多、二消也較多。”知名自媒體人、“文化旅游產業”微信公眾平臺創辦人崔俊超認為。

    “對于海昌海洋公園,首先它進入市場比較早,運作模式靈活。其次‘海洋’的屬性決定了門檻比較高,例如它對水質、氣候的要求比較高,對動物的撫育處理等,專業門檻比較高。”林煥杰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