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目前我國居民人均豬肉消費量的增長已基本停滯。從城鎮居民來看,自2002年以來,雖然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在持續增長,但每年的人均豬肉消費一直穩定在20千克左右。由此顯示,我國城鎮居民的豬肉需求已基本得到滿足,人均收入的增加對城鎮居民豬肉消費的影響微弱.

 豬肉價格上漲對我國城鎮居民壓力不大

    雖然目前豬肉價格在CPI中的權重僅為2.24%,但其波動幅度往往很大,由此就會對CPI漲跌產生關鍵影響,以至于我國CPI的漲跌周期也被不少人士稱為“豬周期”。由于CPI是宏觀政策關注的關鍵變量之一,因而,豬肉價格上漲引發的通脹壓力直接左右著貨幣政策的方向和空間。由此導致2015年下半年以來開始并一直持續至今的豬肉價格上漲,牽動著各方神經。

    豬肉價格的上漲,從基本面來說,必然對應著豬肉供需缺口的出現。那么,我國當前豬肉的供需狀況到底如何?儲備肉和進口能夠有效平抑豬肉價格嗎?未來豬肉價格走勢如何?

    2007年上半年之前,我國國內豬肉市場始終處于供大于求的狀態。2007年下半年及其之后,我國豬肉需求開始超過豬肉供給,供給缺口呈現波動擴大趨勢。到2015年,國內的豬肉供給缺口已達80萬噸。根據美國農業部的估計,2016年我國這一缺口將進一步擴大至107萬噸(圖1)。供給缺口的擴大,直接推動了當前豬肉價格的快速攀升。

    目前我國居民人均豬肉消費量的增長已基本停滯。從城鎮居民來看,自2002年以來,雖然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在持續增長,但每年的人均豬肉消費一直穩定在20千克左右。由此顯示,我國城鎮居民的豬肉需求已基本得到滿足,人均收入的增加對城鎮居民豬肉消費的影響微弱.

    從農村來看,人均豬肉消費需求也基本穩定。2000至2012年農村居民每年的人均豬肉消費量大致在13~15千克之間波動。雖然2013年農村人均豬肉消費突然跳躍增長到了19千克,但筆者推斷,這應是統計口徑變化所導致的。因為我國在2013年之后,開始以城鄉住戶一體化調查替代了城鄉分離的調查方式,由此可能導致農村居民每年人均消費量的異常變化。在這種因統計原因所導致的一次性的跳動之后,2014年的農村居民豬肉消費已與2013年基本持平,并未隨收入而呈現明顯上升趨勢,由此折射出我國農村居民的人均豬肉消費也已趨于穩定。

    在我國城鄉居民人均豬肉消費已趨于穩定、城鄉居民年人均豬肉消費量差別不大的情況下,豬肉需求的增長就主要取決于人口規模的增長。而我國目前年均人口增長率已相當緩慢,僅0.4%~0.5%,大致每年僅僅增加500萬~700萬人。按照每年人均20千克左右推算,僅僅相當于我國2015年豬肉產量的0.01%~0.02%,是微不足道的。

    截至2016年4月,豬肉價格已連續14個月上漲,累計上漲幅度超過46%,豬糧比已達歷史最高值附近,然而,生豬存欄量卻反倒還下降了4%。豬肉價上漲一年多、按豬糧比推算的養殖戶盈利應大幅提升,但卻未帶來生豬存欄量的明顯上升。導致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人工成本的大幅上升壓縮了養豬的盈利空間,降低了養殖場(戶)的補欄動力,這是傳統的“豬糧比”指標所沒有包含和無法測度的。

    根據公開能得到的數據,生豬的養殖成本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物質與服務費用,二是人工成本。在物質與服務費用方面,2011年之前,的確上漲明顯,其也是2007~2008年那一輪豬肉價格迅速上漲的主要推動力。然而,從2011年至今,生豬養殖所需的物質與服務費用基本保持了平穩,但人工成本卻快速上漲。與2011年相比,2014年規模養豬所需的人工成本增長48%,散養生豬的人工成本增長超過65%。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人工成本快速上漲的背景下,豬糧比已開始與養殖利潤率之間出現越來越大的背離。比如,與2012年相比,2013年的豬糧比價提高了約0.4,但成本利潤率卻下降了3.1%,生豬養殖出現了虧損。過去一般認為豬糧比的盈虧平衡點為6:1,而2015年的《緩解生豬市場價格周期性波動調控預案》將平衡點調至5.5:1至5.8:1。但事實上,在2013年豬糧比已上升到6.3:1時,生豬養殖成本利潤率卻竟然為-0.1%。由于人工成本的上漲,生豬養殖的實際盈虧平衡點明顯高于調控政策所關注的門檻值。

    由此顯示,在人工成本快速上漲的背景下,未能包含人工成本的傳統豬糧比或豬料比,已不再是衡量養殖利潤的有效指標(圖3).

    為此,我們對現有豬糧比指標進行改進,以生豬價格與玉米和人力價格之和的比值為基礎,計算生豬價格與投入比。從圖3可以看出,經歷人工成本快速上漲之后,改良指標與近年生豬養殖利潤率的走勢更為接近。當生豬價格與投入比在2.2左右時,生豬養殖接近盈虧平衡。

    人工成本的提高還直接導致了生豬養殖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缺乏規模效益、成本更高的散養戶由于盈利困難,被迫退出市場。

    根據《全國農產品成本收益資料匯編》中的數據計算,2014年散養生豬的盈虧平衡出欄價約為15.9元/公斤,規模生豬的盈虧平衡出欄價約為13.7元/公斤,而當年的生豬平均價格約13.3元/公斤。養豬場(戶)的生豬銷售價格低于盈虧平衡價。散養戶和規模養殖場每公斤分別虧損約2.6元和0.4元。

    飼養規模在50頭以下的養殖戶(場)過去一直是我國生豬養殖的主力。根據估算,自2007年至2013年,50頭以下的養殖戶(場)的生豬出欄量占比從超過50%下降到30%左右。散養戶的退出導致此類養殖戶出欄量下降超過了7000萬頭,而同期超過50頭的養殖場生豬出欄量增長了2.3億頭。這種狀況直接導致與2007年相比,2013年生豬出欄量增長約26.6%,低于同期豬肉消費量增長約29.8%。

    從儲備肉投放的歷史來看,當豬價上漲較快時或節日期間,政府往往投放儲備肉以緩解供給不足的壓力。然而,儲備肉的投放對豬肉價格的影響并不明顯。原因主要包括兩個方面:

    第二,儲備肉的投放規模有限,對豬肉市場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2015年9月至10月,為應對中秋國慶雙節的豬肉需求,政府投放10.2萬噸中央儲備肉,占同期總屠宰量的不到2.5%。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政府共投放15.2萬噸的儲備肉,僅占同期屠宰量的約1.4%。

    從進口豬肉的情況來看,當前進口豬肉的平均價格明顯低于國內豬肉價格。2016年4月,進口豬肉的平均價格約11.7元,明顯低于國產生豬的盈虧平衡出欄價。然而,進口豬肉的規模相對較小,2015年進口占豬肉消費的比例約1.9%。因此,當前可以適當加大進口力度以平抑國內豬肉價格。

    首先,從成本來看,近期飼料價格的下降,預計將在一定程度上緩沖人工成本上升的負面影響。我們估算,2016年散養和規模養殖生豬的盈虧平衡出欄價分別在17.9元/公斤和15.7元/公斤左右。2016年年初至今,生豬平均價格約19.2元/公斤,這一價格水平已能使散養戶和規模養殖場都實現盈利。

    其次,養殖戶已開始補欄。盈利條件的改善刺激養殖戶增補庫存。4月,能繁母豬存欄量出現32個月以來的首次環比上升。只是目前能繁母豬存欄量仍然處于低位。從增加能繁母豬存欄到培育的生豬出欄大致需要12個月的時間。

    第三,人工成本上漲放緩。由于經濟增速的放緩,農村居民收入增速也將有所放緩,由此將使得人工成本的上漲勢頭有望緩和。

    順便提及的是,從市場關心的豬肉對同比CPI影響的角度,由于基數的抬高,下半年豬肉價格同比增速將開始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