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6月15日,李克強總理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砍掉種類繁多的工程建筑保證金,只保留4項,并堵死新設保證金灰色通道,推薦低成本的銀行保函方式來替代現金繳納,規范保證金管理。

  我國砍掉多項保證金 建筑業盤活萬億資金

    國務院再出降成本重拳,這次直接受益的將是建筑業。國務院初步估算,新措施將盤活建筑業企業近萬億元資金。

    6月15日,李克強總理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砍掉種類繁多的工程建筑保證金,只保留4項,并堵死新設保證金灰色通道,推薦低成本的銀行保函方式來替代現金繳納,規范保證金管理。

    對這一新政,多位建筑業人士表示公司將直接受益,降低被占用的企業資金,但也對這一舉措能否真正落地表示擔憂。工程建筑領域的國企和大型民企能通過低成本的銀行保函方式來繳納保證金,但普通企業卻難以享受。

    建筑業保證金種類繁多約1.6萬億

    工程領域保證金種類繁雜,負擔沉重到令人驚訝。

    去年9月18日,李克強主持召開的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上,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孟鳳朝向總理訴苦水:“總理,我們現在一個項目要交多少保證金,我給您念念。有投標保證金、履約保證金、信用保證金、質量保證金、安全保證金、入市保證金、考核保證金、文明施工保證金、審計預留保證金、復墾保證金、施工進度保證金、農民工工資保證金……確實承受不起啊!”

    當場,李克強向有關部門負責人布置道:“建筑市場當然首先要確保安全,但不能打著保證安全的幌子,亂收一些不相干的費用!”

    今年3月30日,住建部聯合財政部發出《關于開展工程建設領域各類保證金清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摸清目前建筑業企業所需繳納的各類保證金現狀,提出分類處理意見。結果于5月31日前上報兩部委。

    清查顯示,建筑業企業保證金總額約占營業收入的10%,且多以現金方式繳納。2014年全國建筑業企業營收16.57萬億元,按此比例估算,當年全行業繳納保證金約1.6萬億元。

    一位央企分公司總經理表示,保證金負擔沉重,公司一年繳納各類保證金高達幾千萬,一些地方上有時要求企業繳納誠意保證金、信譽保證金等各種名目的保證金,占用了公司大量現金。

    大岳咨詢總經理金永祥對本報稱,一些強勢的招標方,甚至會收取報名保證金,比如你只有10億以上才能報名,這完全是不規范不合理的做法,甚至借此來阻止一些競標企業。

    只保留4項保證金

    基于工程建設領域保證金繁亂,15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首先從工程建設領域入手,清理和規范各方面過多過繁的保證金。

    上述會議決定,清理建筑業企業在工程建設中需繳納的各類保證金。除保留依法依規設立的農民工工資、投標、履約、工程質量4項保證金外,其他保證金一律取消。已收取的要于今年底前退還。

    據了解,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意在治理和預防拖欠、克扣農民工工資行為,各地保證金標準不一。比如海南規定施工企業、建設單位按施工合同總價款的2.5%作為農民工工資保證金。

    投標保證金主要是為了防止投標人在遞交投標文件后撤銷投標文件,中標后無正當理由不與招標人訂立合同等行為,法律規定投標保證金不得超過招標項目估算價的2%,而履約保證金不得超過中標合同金額的10%。此次會議則規定,工程質量保證金的預留比例上限不得高于工程價款結算總額的5%。

    為了杜絕保證金層出不窮,上述會議明確,未經國務院批準,各地區、各部門不得在工程建設領域新設保證金項目。推進保證金信息公開,建立舉報查處機制。

    此外,上述會議規范保證金管理,在工程項目竣工前已繳納履約保證金的,建設單位不得同時預留工程質量保證金。對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實行差異化繳存辦法,一定時期內未發生工資拖欠的企業可予減免,對拖欠工資的企業要提高繳存比例。

    推廣銀行保函

    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轉變保證金繳納方式。對保留的保證金,建筑業企業可以銀行保函方式繳納。收取單位要嚴格按規定按時返還。

    銀行保函是指銀行應申請人的請求,向受益人開立的一種書面信用擔保憑證,保證在申請人未能按雙方協議履行其責任或義務時,由擔保人代其履行一定金額、一定時限范圍內的某種支付或經濟賠償責任。

    金永祥表示,建筑企業通過銀行保函來繳納保證金是國際慣例,它只占用你的信用,基本不占用企業的資金,一般銀行只收取保函金額千分之一的手續費,這比企業從銀行貸款利率要低得多。

    上述央企分公司總經理對本報稱,應該提倡低成本的銀行保函方式來繳納保證金,因為現在社會公開透明,企業若因保函違約,將付出更高的成本。

    不過一位上海民營建筑企業人士則表示,目前銀行愿意給國企和大型上市公司開具保函,但對普通民營企業開具保函并不容易。

    “比如說我們這家民營企業若要開具1000萬的銀行保函,就必須存入銀行1000萬,這樣其實還是占用公司資金。國企和民企待遇不一樣。”該人士稱。

    金永祥認為,目前保證金采用現金模式會給企業帶來較大負擔,應該推廣保函形式,與國際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