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日前有消息稱,三全鮮食販賣機于6月24日開始全部暫時停止運行準備升級。據了解,這已經是三全鮮食販賣機自計劃以來的第二次升級,而二代機升級后鋪設日程一再拖延,三代機能否如約而至有待觀察。

餐飲O2O:三全鮮食販賣機的賭局

    日前有消息稱,三全鮮食販賣機于6月24日開始全部暫時停止運行準備升級。據了解,這已經是三全鮮食販賣機自計劃以來的第二次升級,而二代機升級后鋪設日程一再拖延,三代機能否如約而至有待觀察。

    暫時停運

    6月24日,有報道稱,三全鮮食線下所有的販賣機都將于當日之后暫時停運。“三全方面表示,公司準備對所有機器重組,以增加更多的功能滿足用戶需求。”另據了解,三全鮮食自動售餐機的新機器預計9月上線,在此期間用戶訂餐將由第三方進行配送。在三全鮮食App上輸入CBD、環貿等商圈均顯示暫無內容,在中關村搜索到兩個鮮食販賣機地點“青云當代大廈大堂”、“青云當代大廈13層”,但顯示“該販售機暫時未配餐,請選擇其他販售機”。

    三全鮮食是三全食品推出的餐飲O2O項目,消費者可通過App訂餐,然后在就近的鮮食販賣機取餐。根據三全食品董事長陳南此前的介紹,2014年10月中旬,三全鮮食販賣機開始在上海試運營。有公開資料顯示,三全鮮食的二代鮮食販賣機計劃于2015年在上海投放千臺以上,北京地區將在去年4月開始投放。然而根據陳南的介紹,一直到去年8月,上海鋪設近500臺,北京市場則是從去年6月底才開始鋪設,到8月只有100余臺。而從三全食品年報中可以發現,三全鮮食販賣機上海鋪設計劃也有所拖延,根據三全食品2015年年度報告,“目前三全鮮食販賣機已經在上海和北京鋪設了近千臺機器”。

    此次停運升級將是三全鮮食販賣機自2014年落地上海之后的第二次升級,然而在三全鮮食微信公眾號今年的推送文章及三全食品的公告中均未找到更多相關信息。試圖聯系陳南,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業績承壓

    三全鮮食自動販賣機此次倉促停運,有不少業內人士猜測,原因或并非上述升級一說。三全食品去年5月與河南全惠食品共同設立三全鮮食(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從三全食品報表來看,業績承壓不小。6月3日,三全食品在《三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2015年年報問詢函回函的公告》中對深圳證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關于對三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年報的問詢函》提到的2015年年報中公司營收較上年同比增長3.49%,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較上年同比下降56.83%的問詢做出回復,稱主要因公司的創新項目“三全鮮食”前期投入較大所致,三全鮮食2015年實現營業收入1493.66萬元,凈利潤-7400.8萬元。三全表示,三全鮮食處于測試培育期,前期產品研發、技術投入、團隊建設、產能利用率較低和市場開發投入較大。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坦言,餐飲自動販賣機這一業態并沒有成熟的市場,發展起來尤為艱難。“目前國內食品安全和消費者的誠信體系都還沒有形成一種比較好的習慣,因此自動售餐機市場并不成熟,未來5-10年在一些高檔寫字樓等地可以去嘗試做,但就三全目前的狀態來看,很難將完整的項目養到那個時候。”

    前景難測

    鑒于目前三全鮮食的發展態勢,朱丹蓬分析,三全鮮食未來極有可能聯合其他品牌一起運營該項目或者是在升級的這三個月時間,調整策略收縮戰線,選擇相對理想的試點區域集中在小范圍內運營三全鮮食販賣機。“但從團隊、平臺、系統等各方面來看,三全鮮食突圍機會也不是非常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停運期間,三全鮮食將聯合餓了么、美團等第三方代為派送。事實上,去年7月,三全食品就與餓了么簽署過為期半年的合作協議,借助餓了么平臺進行產品銷售。后又有媒體報道,去年9月,三全鮮食與到家美食會達成合作,開拓工作午餐線上營銷渠道。彼時就有業內人士表示,三全這一做法頗為明智,三全鮮食在品牌渠道不成熟的時候肯定要依托大平臺強化品牌,孵化到一定程度再獨立運營比較理想。但此時再次搬出第三方平臺,或并非借其背書。有業內人士指出,這或是騎虎難下的三全鮮食的變通之路。

    根據三全食品的財報,2015年三全食品實現營收42.37億元,比上年僅增長3.4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490.29萬元,較上年同比下降56.83%。業內人士指出,嘗試做餐飲O2O鮮食項目或為爭取持續的競爭力的賭局,但這一賭局目前依然前途未卜。朱丹蓬分析,“‘私廚’產品銷售情況欠佳,吃下龍鳳食品之后業績壓力本來也不小,三全在這種主業不強、副業資金消耗太大的情況下,砍掉或縮小副業戰線是比較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