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目前國內的醫療服務價格體系存在什么問題?從國家衛計委了解到,總體上看,當前醫療服務價格方面的主要問題是項目間比價不合理,診療、護理、手術價格偏低,檢查、治療、檢驗價格偏高;醫療服務項目名義價格偏低,老百姓(49.570, 1.14, 2.35%)實際支付費用偏高等問題。

我國新輪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將啟動:大型設備檢查將降價

    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價格司司長施子海昨日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報經國務院同意的《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的意見》即將印發。這意味著,國家層面新一輪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將啟動,各地或開始逐步調整醫療服務價格。不過,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并不簡單等同于醫療服務價格漲價。據了解,醫療服務價格改革遵循3個原則:一是保證改革后醫院總收入不降低;二是保證公眾總體就醫負擔不增加;三是確保醫保基金可承受。

    為何改革

    藥價“擠水”后為公立醫院找補償機制

    目前國內的醫療服務價格體系存在什么問題?從國家衛計委了解到,總體上看,當前醫療服務價格方面的主要問題是項目間比價不合理,診療、護理、手術價格偏低,檢查、治療、檢驗價格偏高;醫療服務項目名義價格偏低,老百姓(49.570, 1.14, 2.35%)實際支付費用偏高等問題。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仁濟醫院院長李衛平舉例,做一場腦干腫瘤切除術,需要4個醫生在顯微鏡下操作近10個小時,屬難度和風險系數最高的四級手術,但按上海標準收費只有5000元。

    醫改啟動之前,公立醫院收入渠道有三:財政撥款、醫療服務項目(診療、手術等)收費和藥品(包括耗材)加成,其中藥品加成占據大頭。

    不少地方已經開始逐步提高部分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的項目價格,降低部分偏高項目價格,但受“以藥補醫”機制未從根本上破除、醫療機構用藥和診療行為還不規范、醫保基金支付水平也難以相應提高等因素制約,部分醫療服務價格難以調整合理,醫療服務比價關系尚未完全理順。

    截至2014年底,全國66%的縣(市)取消了藥品加成。此外,根據醫改目標,力爭到2017年試點城市公立醫院藥占比(不含中藥飲片)總體降到30%左右。

    這意味著,公立醫院原先最重要的收入渠道沒有了,因此在藥品零差率改革推進之后,也需要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為公立醫院找到合理的補償機制。

    此外,醫療服務定價方式相對單一,目前以項目為主的醫療服務價格管理方式,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醫療機構自立項目、分解項目亂收費等情況,但對有效抑制醫療機構和醫生誘導服務需求的能力不足,增加了不必要醫療費用。

    如何改革

    “總量控制、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

    據了解,從調價空間上看,一是要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和耗材集中招標采購工作,降低虛高價格;二是要規范醫生診療行為,合理使用藥品和耗材,減少藥品的使用數量,特別是價格較高的藥品數量。根據醫改要求,由此降低的藥品、耗材費用,主要用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不得直接返還醫院。

    另外,國務院醫改辦為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確立的原則是“總量控制、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同時要保證改革醫院總收入不降低;公眾總體就醫負擔不增加,還要確保醫保基金可承受。

    哪些項目要提高價格?哪些項目要降低價格?

   據了解,在上面的三原則之下,一部分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的診療、手術、護理、床位、中醫等醫療服務項目價格要提高;大型醫用設備檢查治療、檢驗價格要降低。借此實現結構調整,逐步理順醫療服務比價關系。

    國家發改委發言人施子海透露,未來要逐步建立起分類管理、動態調整、多方參與的醫療服務價格形成機制,基本理順醫療服務比價關系。除了動態調整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很重要的一點,還要建立價格調整政策與醫保支付政策相銜接的協同推進機制。

    聲音

    重慶醫改風波經驗:

    “方向正確”但要充分考慮特困患者權益

    去年3月25日,重慶市各級公立醫療機構正式實施醫改新政,調整重慶市醫療服務項目價格。調整后,大型設備檢查、檢驗類項目價格降低25%,但診查、護理、治療等項目價格提高了,部分患者表示加重了醫藥負擔。隨后新政被叫停。

    “調整醫療服務價格,方向是正確的”,國家衛計委發言人宋樹立曾對重慶醫改風波回應稱,但要把醫療服務價格和藥品價格、醫保支付、大病保險、醫療救助這些工作統籌考慮,特別是要充分考慮特殊困難患者的健康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