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線城市聚攏人氣,買家實力強勁,但另一方面也要深究供給側的原因, 如果一個城市核心區或者某些有獨特資源的樓盤上漲,而城市邊緣地區保持穩定,那是比較合理的,現在是邊緣地區漲幅不遜核心區,到處都是日光盤,只能說明供給太少了。

  我國深圳房價上半年漲八成 政府須“多打糧食”

    根據統計,深圳上半年一手房房價達5.06萬元/平方米,同比漲81%,在去年上半年漲幅不小的情況下又創驚人漲幅,是該檢討下政府的應對之策了。

    很多人將房價上漲歸因于通貨膨脹,或者貨幣超發,多發的貨幣能找到的最好避險資產就是房產,特別是一線城市房產,這當然沒錯,但為什么一線城市房產能成為避險資產?

    一線城市聚攏人氣,買家實力強勁,但另一方面也要深究供給側的原因, 如果一個城市核心區或者某些有獨特資源的樓盤上漲,而城市邊緣地區保持穩定,那是比較合理的,現在是邊緣地區漲幅不遜核心區,到處都是日光盤,只能說明供給太少了。

    華為老總任正非認為深圳房價太高,華為周圍全是房子。其實是因為房子還不夠多,而導致房價高。糧食蔬菜豬肉價格上漲,政府出臺的政策就很對頭,比如大搞菜籃子工程,給母豬補貼,從供給上下功夫,有時候還整得菜農們沒了利潤,弄得養豬戶賠了錢。

    深圳市政府為了應對房價上漲,使城市還有吸引力,現在采取的對策是人才補貼,比如南山區認定的“領航人才”,將給予每月最高1萬元的租房補貼,龍華新區也出臺人才配套租房補貼。

    新進大學生、碩士、博士也有補貼,形形色色的公務員、醫生、教師們,即使已經有了住房,也可以申請住進公租房中。除此之外,普通深圳戶籍人也可以申請安居房或者公租房。

    這只是給社會的一點“按摩”而已,減少一點房價上漲帶來的壓力,但房價上漲帶來的后患一點也沒有解決。

    去年房價上漲,政府出臺的政策不過是從需求端發力,提高購買門檻、交易難度和交易成本,這就跟稀缺時代的糧票一個道理,只能作為一時之策。最好的辦法其實是“多打糧食”。

    深圳有心通過增加土地供給解決問題,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3月表示深圳將填海55平方公里,陸地整備50平方公里。但這些土地并不都用來解決住房問題,而且看來起來也不夠用。根據深圳市最新規劃,“十三五”計劃中,購房需求量和供應量缺口達到24.8萬套,深圳提出深圳居民在東莞、惠州等地購房25萬套。

    也就是說,即使意識到供給不足,深圳也沒辦法解決這個難題。深圳地產好像沒辦法增加供給了,2016上半年平均樓面地價高達2.4萬元/平方米,同比上漲397%,就是因為土地少,房企都在爭。

    這25萬套相當于什么概念,相當于深圳2015年一手房成交量的近4倍。相當于深圳4年新房供應量的需求放在轄區之外解決,這無疑要增加通勤成本,而且,現在惠州房價也已不便宜了。

    深圳在“十二五”期間,商品住房供地計劃只完成了六成,“十三五”又是供應不足,長期供應不足的惡果,讓房價沒有下調的可能性。除非政府本身就不想調控房價,否則就必須釋放更多土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