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民營醫院的數量已占據半壁江山。國家衛計委統計,截至2015年8月底,全國醫院數量達2.7萬個,其中公立醫院13314個,民營醫院13475個,民營醫院在數量上首次超越公立醫院。然而,在診療服務數量方面,民營醫院診療人次只占10.9%,出院人數12.9%,與公立醫院對比懸殊。

 我國醫改十三五將出:支持社資辦醫重在落實

    “支持民間資本辦醫的文件如漫天雪花,但落到地上就幾乎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一位民營醫療從業者感嘆。

    7月2日,國家衛計委體改司司長梁萬年在“2016中國社會辦醫峰會”上表示,由國務院醫改辦和相關部門制定的“十三五”醫改規劃將于近期印發,將繼續支持社會辦醫,意在把前期鼓勵政策落到實處。

    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醫改專家柯楊在演講中援引統計數據,2005年至今,涉及民營資本辦醫的文件共有23個。而在北大國際醫院院長陳仲強看來,相關政策的出臺及落地,對社會辦醫而言最重要的是獲得與公立醫院同樣公平的發展機會。

    民營醫院的數量已占據半壁江山。國家衛計委統計,截至2015年8月底,全國醫院數量達2.7萬個,其中公立醫院13314個,民營醫院13475個,民營醫院在數量上首次超越公立醫院。然而,在診療服務數量方面,民營醫院診療人次只占10.9%,出院人數12.9%,與公立醫院對比懸殊。

    之所以會有這么大的差距,在業內人士看來,包括人才、社會保障實現、品牌培育等多個難題仍停留在政策層面,如非公立醫院因缺乏醫保覆蓋而無法吸引更多患者。

    23個涉社會辦醫文件

    多年來,政府對社會辦醫的支持文件從未間斷。據柯楊統計,從2005年至今,共有23個文件提到民營資本辦醫,涉及人才、定位、醫保等多個方面。

    如2010年12月,國務院發布《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意見通知》,不僅強調確保非公立醫療機構在準入、執業等方面與公立醫療機構享受同等待遇,還首次放開“獨資”試點,簡化并規范外資辦醫的審批程序,中外合資、合作醫療機構的設立審批權限下放到省一級。

    2012年8月,北京市發布《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若干政策》,提出進一步開放首都醫療服務市場,鼓勵社會資本在郊區新城、新的大型人口聚居區舉辦非營利性醫療機構;鼓勵社會資本舉辦康復、護理、中醫醫院;鼓勵社會資本舉辦擁有高新技術和專科優勢的醫療機構。

    不過,在柯楊看來,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社會辦醫加快發展若干措施》文件更為重要:從床位標準、設備購置等方面對社會辦醫給予支持,明確為社會辦醫預留規劃空間,放寬社會資本準入條件,提出“非禁即入”等多項支持。

    “從最初的默許到指導性規劃,中國社會辦醫的政策支持體系正在走向完善。”柯楊說。

    就在上周,國務院成立了“政府購買服務改革工作小組”,借鑒歐美,加拿大政府購買醫療服務,重點在于醫保及醫療服務質量監督。在張中強看來,這對社會辦醫而言是利好,讓民營醫院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梁萬年表示,一定要承認社會辦醫是中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應賦予其應有的地位,他透露,國務院醫改辦和相關部門在著手研究“十三五”醫改規劃。

    “這個規劃近期要印發,總的思路是深化醫改工作,要在‘十二五’醫改的規劃任務完成的基礎上,進一步強調改革的綜合性,系統性和協同性,更加注重體制機制的一些改革和創新。”

    “十三五”促落地

    不過,政策落地一直是民營資本的心病。即將印發的“十三五”醫改規劃,即是要將前期鼓勵政策落到實處。

    2015年兩會期間,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陳仲強就一直呼吁,國家應給予社會資本辦醫同等待遇。

    目前,社會辦醫確實存在一些繞不開的問題,土地政策、稅收政策,醫保定點難、用地政策在基層政府落實難、享受與公立醫院相同的融資政策難、科研課題申請立項難、民營醫院辦分院困難等方面。如許多醫療服務項目,在與醫療公立醫院保有相同的醫療品質下,大部分非公立醫院患者并無法享受醫療保險覆蓋。

    值得注意的一個細節是,在對民營醫療機構的采訪中,對方會刻意提到自己是社會辦醫,而規避“民營醫院”四個字,而且特意撇清自己與“莆田系”的區別。

    這種身份的尷尬一直伴隨著民營醫療機構,也顯示出以往多年發展中,民營醫療機構公信力及品牌的不足。在公眾的印象中,民營醫院以逐利為目標,使虛假廣告、夸大療效、違法行醫、小病大治、無病亂醫、貽誤治療均時有見聞。尤其,非公立醫院在初創時期迫于其生存運營壓力,需借助現代媒體的強大宣傳功能,通過廣告策劃,大量投放到媒體,在較短的時間內達到較廣的知名度,爭取在短時間內收支盈利。

    對此,北京衛計委主任方來英此前接受采訪中表示,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不像公立醫院有強大的品牌資產和社會信譽,需要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來培育,而在這個過程中,少數醫療機構魚目混珠者,破壞了整個社會辦醫的信譽。

    陳仲強指出,沒必要把社會資本標簽化,也不要將社會資本舉辦的醫療機構與逐利之間畫等號,規避社會資本的逐利性,提高管理水平,改變管理模式和管理方法至關重要。“隨著老百姓對健康需求的多樣化,在醫療服務的公平性、可及性之外,社會資本辦醫滿足了差異化的醫療需求,這也是社會資本的重要價值。”

    不過,包括陳仲強在內的多位業內專家都認為,人才是社會辦醫的重要影響因素。

    方來英指出,目前整個行業都醫生短缺,公立醫院也不例外。但非公立醫療機構感受更為劇烈。“醫療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領域,從業人員會首先考慮專業領域的能力。公立醫院提供的不僅是薪酬保障,還有對專業發展的強大支撐力。”

    據了解,北大國際醫院正嘗試借助多點執業打造團隊。目前,全職醫生、北大系各醫院醫生、多點執業醫生是醫院主要的三種醫生執業模式。其中,醫院全職醫生有300人左右,目前已經形成持久合作共建關系的專家有200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