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針對鋼鐵這一產能過剩的重災區,國家再度放出強制瘦身“大招”。昨日,國家發改委披露,在多部委相關負責人參

   強制瘦身“大招” 我國組建“鋼鐵俠”對癥去產能

    針對鋼鐵這一產能過剩的重災區,國家再度放出強制瘦身“大招”。昨日,國家發改委披露,在多部委相關負責人參加的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現場經驗交流會(以下簡稱“交流會”)上提出,為實現行業結構調整和去產能目標,我國將通過兼并重組,形成一批超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組建中國“鋼鐵俠”的思路很明確,通過增強市場集中度,以及走高端化路線,來淘汰低端或落后產能。不過,由于中國鋼鐵企業自身發展大多存在不少問題,“弱弱聯手”后亟須解決大而不強的難題。

    一道難題

    昨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上也提出,要注重運用法治化、市場化手段,支持企業加快兼并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并妥善做好職工轉崗等工作。多措并舉,確保完成今年化解過剩粗鋼產能4500萬噸左右、煤炭產能2.5億噸以上的硬目標,另外也要抓典型嚴問責。

    組建超大型鋼鐵企業集團被視為給產能做減法的大招,但也是一步“險棋”,走的好可讓艱難的“削鋼”之路變得順暢,但如果企業間難以形成合力,大而不強的老問題將再度顯現,產能更可能出現“疊加”。

    力推鋼企抱團的背后邏輯是,要將去產能與推動行業轉型升級相結合,對低端落后產能形成擠出效應。“同為去產能大戶,煤炭行業已經啟動組建大集團的工作,由此看來,鋼鐵業形成超級大集團也是大勢所趨。”中國聯合鋼鐵網總編胡艷平表示。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則公開表示,兼并重組歷來是去產能的有效方式,建議我國對年產量超過千萬噸的20家大鋼企進行重點整合,將長三角地區和珠三角地區的鋼鐵國企全部并入寶鋼集團,將環渤海地區的鋼鐵國企全部并入河鋼集團,先“試水”打造兩家產能超億噸的鋼鐵航母,搭建高水平鋼鐵產業新龍頭,實質性地提高我國鋼鐵產業集中度,進一步擴大高端產能,淘汰低端或落后產能。

    如何發力

    眼看組建超大鋼鐵集團提上日程,外界開始探討鋼鐵巨頭如何才能破題去產能這一行業痼疾。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分析,現在我國鋼鐵產能過剩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鋼鐵產能太過分散,各大鋼鐵集團產能僅占市場的三成左右,小型鋼企各自為政,不好管理,但在組建超大型鋼鐵集團后,這些集團可以通過調節自身的產能來控制鋼鐵市場的供需,從而緩解鋼鐵行業產能過剩的問題。

    今年6月底,我國兩大鋼鐵巨頭寶鋼和武鋼承認正在籌劃戰略重組事宜,并雙雙發布停牌公告。數據顯示,在這兩家鋼鐵巨頭合并后,涉及產能可能超過8000萬噸。對此,李錦表示,寶鋼和武鋼合并重組后將成為1家鋼鐵集團,未來,我國還會在此基礎上再組建2-4家超大型鋼鐵集團,這幾家鋼鐵集團的產能將占據市場的六成以上。

    清退“僵尸企業”對于化解過剩產能同樣非常關鍵,李錦指出,在超大型鋼鐵集團組建完成之后,將會占據較大市場份額,原本單打獨斗的“僵尸企業”將會因市場選擇而被迫離場。幾個月前,中央財政已設立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由地方政府和中央企業統籌用于符合要求的職工分流安置工作。

    胡艷平表示,超大鋼鐵集團的誕生,可以讓我國更有針對性地進行補貼資金劃撥,而穩妥安置分流職工,對去產能至關重要。“組建超大型鋼鐵集團,也可看做是國家有意做大國有鋼廠”,胡艷平說。不過她也指出,由于鋼鐵企業大多自身存在較多問題,合并后能否實現“1加1大于2”還有待觀察。

    提質更為關鍵

    去產能的戰役并不輕松。本月14日,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趙辰昕指出,隨著鋼鐵和煤炭價格回升,一些減產、停產的企業有意復產,有些地方去產能決心出現了動搖。

    多位業內分析師都指出,鋼價跌就減產,鋼價走高馬上報復性生產,這確實是我國鋼鐵行業長期存在的弊端,也是我國要在行業中形成巨頭的原因。因為中小鋼廠最容易跟著市場價格隨意增加產能。如果由幾大集團掌控絕大部分市場,可以更好地控制生產節奏,也便于政府部門掌握減產的情況和效果。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則注意到,鋼材分為普通鋼和特種鋼兩種,由于我國技術較為落后,只能生產普通鋼,才出現產能嚴重過剩局面。另一方面,在醫療器械、機床刀具等領域廣泛使用的特種鋼,卻成了我國鋼鐵行業的空白地帶。對于這一問題,昨日交流會強調,化解鋼鐵產能過剩不是簡單的一去了之,要想真正地把鋼鐵行業帶出困境,還要著眼于從根本上推動我國鋼鐵工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實現由鋼鐵大國向鋼鐵強國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