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2016中國智慧城市年度論壇于7月29日在北京舉行。由于城市化水平的高速發展,今年智慧城市的受關注度遠遠超過往年。各級政府、各類企業都把大量精力放到了智慧城市上。

我國智慧城市運營存瓶頸 互聯網大佬爭搶支付等基礎領域

    2016中國智慧城市年度論壇于7月29日在北京舉行。由于城市化水平的高速發展,今年智慧城市的受關注度遠遠超過往年。各級政府、各類企業都把大量精力放到了智慧城市上。

    但在建設智慧城市方面,企業發揮的作用應遠遠超過政府,企業是主導,而政府將利用各種政策平臺來引導企業一展宏圖。政府在這個過程中運用PPP方式來購買企業的服務,這才是智慧城市發展的正途。

    近段時間以來,全國多地進入暴雨模式,你是選擇關注流傳在網上的各種積水“段子”,還是明智冷靜地在APP里查看實時積水情況?智慧城市這個概念聽起來有點抽象,其實在不知不覺間,“互聯網+”已經改變了大家的生活方式。

    據了解,互聯網公司參與智慧城市建設,主要是提供解決方案,比如深度整合底層系統、數據與服務平臺以及相應入口等。

    而在日前舉行的2016中國智慧城市年度論壇上,螞蟻金服城市服務事業部總經理劉曉捷透露,支付寶將在全國發布支持地鐵和公交支付的功能,這意味著突破目前移動支付場景里面“門檻最高的場景”,“未來用戶拿著手機只要刷一刷,就直接可以進地鐵、坐公交”。

    但他同時稱,智慧城市作為“互聯網+”非常重要的形態之一,政府、公共服務機構提供的便民服務不是簡單的把服務照搬到網上,這里面面臨更多的是系統升級、深度的流程再造,需要對整個行業進行系統性和創新性的思考,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智慧城市建設逐漸向用戶遷移

    如果說智慧城市聽起來太過抽象,從“互聯網+”影響生活的角度理解這一概念,也是相通的。

    一個發生在最近的例子是,網上盛傳由于今夏強降雨頻繁,居庸關山體滑坡、北京地鐵1號線公主墳站被淹,還有某某地方開啟看海模式等,但隨后紛紛被官方辟謠。與此同時,暴雨期間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均上線了“積水地圖”功能,方便用戶通過APP查看實時積水情況。

    留意到,百度的“積水地圖”用不同顏色的圖示區分并標注積水情況,分為暫無數據、輕度積水、中度積水和嚴重積水幾個等級。高德地圖也通過交通大數據挖掘、各地交警信息合作等方式,將封路、積水、事故等路況數據及時上傳到地圖上。

    “應該說智慧城市的建設并不是新詞。但是從去年開始,互聯網介入之后,整個智慧城市的建設從原有的政府城市治理、城市管理包括決策,逐漸向用戶進行遷移。目前我們大量地(做)這些服務,不僅僅是服務于G(政府),我們更多地服務于C(用戶)。”劉曉捷表示,自從“互聯網+”的元素融入整個城市建設當中,現在已經邁入新一代的智慧城市建設階段。

    7月29日,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副局長李維森在2016中國智慧城市年度論壇上透露,到目前為止,全國所有的地級以上市和400多個縣級市都已經開展了數字城市的建設,其中70%以上的地級市已經完成了數字建設,預計到2016年底將全面完成地級以上的數字城市建設。數字城市建設有利地促進了城市資源的共享,推動了城市信息化的進程。

    就在上個月,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在2016中國“互聯網+”峰會上曾提到,云服務、LBS(地理位置信息)和安全、支付等四大基礎領域,將是騰訊在“互聯網+”時代聚焦的重點,也是推動連接“互聯網+”的“最后一公里”。

    而在劉曉捷看來,“互聯網+”已從淺層連接進入到深度融合的新階段。深度融合以深度認識和了解行業為前提,然后融入行業,通過互聯網平臺的各項能力和創新助力整個行業的升級。

    李維森認為:“智慧城市契合國家整體的發展戰略,是實現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重要途徑,將進一步加快城市信息化的步伐,提高政府的管理、服務效率和水平,提升城市居民生活質量,發展前景十分廣闊。”

    移動平臺成獲取公共服務渠道

    已經形成共識的是,互聯網公司參與智慧城市的建設,主要是提供解決方案,比如深度整合底層系統、數據與服務平臺以及相應入口等。這些都離不開云計算和大數據作支撐。

    就此,劉曉捷提到,智慧城市是“互聯網+”非常重要的形態之一,政府以及公共服務機構提供的便民服務將不能簡單的把服務搬到網上。這項工作面臨的將是系統升級和流程的深度再造。此外,還需要對整個行業進行系統性和創新性的思考。

    那么,我國智慧城市的建設目前有哪些發展特征,對普通用戶來說現在能享受到哪些服務?

    騰訊研究院與京東、滴滴出行、攜程等互聯網企業共同發布的《中國“互聯網+”指數(2016)》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互聯網+智慧城市”發展模式呈現由一線城市、直轄市、省會城市、區域中心城市等多核心共同示范帶動的發展格局。廣東以“深圳、廣州”為雙中心,帶動21個地級市全部進入“互聯網+智慧城市”分指數前50名,成為全國“互聯網+智慧城市”落地的領跑者。中西部及中小城市表現出極強的發展活力。

    在“互聯網+智慧城市”分指數前10名中,除了北上廣深4個傳統的一線城市外,剩下6個均是二線城市,分別為長沙、佛山、重慶、成都、武漢和青島。

    《報告》同時指出,移動平臺成為市民獲取公共服務的重要渠道。數據顯示,交管/車管、交通出行、出入境、人社、醫療、生活繳費、稅務、公積金、司法、戶證治安等查詢辦事類服務吸引了61.6%的用戶,且11%的用戶是“回頭客”。而從服務的廣度和深度看,交管/車管、醫療、出入境、出行、基礎設施(含生活繳費、停車)的“互聯網+”程度高于其他領域,用戶對社保、公積金、稅務的深度“互聯網+”呼聲極高。

    基礎設施建設等瓶頸待破

    “我們也應該認識到智慧城市建設是一項長期、復雜、艱巨的系統工程,應當是(根據)各地的城市發展信息化條件和社會需求,實施啟動、突出特色、積極推進。”李維森表示,智慧城市建設應當堅持問題導向,注重運用效果,應當實現信息資源的協同共享,打破各個行業、各個領域以及各個部門的條塊分割,實現效益的最大化。

    日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企業BG中國區副總裁楊萍也表示:“大家可以看到,就是在這幾年的智慧城市建設當中,應該說力度非常大,無論從國家政策層面,還是從現在政府的投入以及社會資本的投入,整個的智慧城市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但是同時我們也能看到,在智慧城市建設當中的一些問題,比如說在智慧城市建設所涉及的各個環節,包括基礎設施的建設、上層業務應用的開發、整個智慧城市的運營等等,都存在著很多問題。”

    以華為所專注的智慧城市信息通訊基礎設施領域為例,在本次論壇上,楊萍表示,現在整個WIFI的無線覆蓋率還是非常低的,同時熱點地方覆蓋的質量、體驗不盡如人意。華為在跟合作伙伴合作的過程中發現,上層業務的開發商需要給客戶提供整體的解決方案,需要調用整個信息通訊技術的基礎能力,在這方面又會面臨很大的開發量。此外,在信息安全方面還存在很多風險。基于此,華為提出了智慧城市生態圈的想法,從技術、資金和提供聯合解決方案等方面提供支持。

    前述《報告》則分析稱,作為智慧城市的最終用戶,市民對服務的感受可直接檢驗各地“互聯網+智慧城市”推進的成效。圍繞智慧城市建設的三大目標——公共服務便捷化、城市管理精細化、基礎設施智能化,洞察各領域的落地情況,為后發城市的發力方向提供借鑒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