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煤價行情好的時候,5500大卡動力煤從400元/噸一路飆升到1010元/噸,人們紛紛集資買煤礦,煤礦帶來大量外來務工人員,樓市隨之興盛起來。最壯觀的時候,整個“一縣三區”,滿地都是正在施工的樓盤。

  民間借貸崩盤致房價腰斬 紅色的府谷變“黑”了

    紅色的府谷變“黑”了。

    溫李河前村旁地界處的假山上,朱漆寫的“府谷”兩個字,已經被運煤車上飄下的煤灰掩蓋了原本的顏色。優質、豐富的煤炭資源在給當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帶來巨額財富的同時,也帶來了發展的“怪圈”。由于錢多無處去,“財富”從地下被挖出后,就流入地下錢莊,隨后流進煤礦或樓市,形成了從地下到地上的循環。

    2006年-2012年,府谷縣固定資產投資從28.45億元增加到335.71億元,年均增長率達到了50.89%。

    然而,隨著煤炭經濟下行,一時間,原本源源不斷流入固定資產中的投資如同被擰緊了的水龍頭,在待建房資金饑渴的時候,錢卻戛然而止。這個因煤炭而迅速富裕起來的陜北小縣城,因為煤炭的疲弱和民間借貸的崩盤,也迅速失去了原本的光芒。

    7月29日,在府谷縣看見,這個建設豪華程度遠超一般縣城的地方,高樓和爛尾樓比鄰而立,沿路建到一半的高樓數不勝數;數十平方公里的新區內,人跡罕至,“空城化”嚴重;而最大的保障房項目新府山,玻璃、外墻尚未完成,施工隊伍卻已經不知所蹤。

    在挖山建城10年后,人口只有24萬人的府谷正遭遇“空城”狀態。

    爛尾樓成片

    府谷自然資源富集,是國家級陜北能源化工基地的重要組成部分,煤炭資源豐富,當地三分之二以上的GDP依靠煤炭產業。

    煤價行情好的時候,5500大卡動力煤從400元/噸一路飆升到1010元/噸,人們紛紛集資買煤礦,煤礦帶來大量外來務工人員,樓市隨之興盛起來。最壯觀的時候,整個“一縣三區”,滿地都是正在施工的樓盤。

    在2012年,府谷縣實現地區生產總值450.52億元,占陜西省GDP的比重為3.12%。其中第二產業增加值為396.05億元,僅煤炭業工業增加值就達到了292.96億元,占比為74.69%。

    但現在的府谷,大街上未完工的樓盤遍地都是,從榆商高速府谷出口行車出來,一路沿著黃河向東北, 新建成已入住的樓盤與未建完已停工爛尾的樓盤,鱗次櫛比。

    就連縣中心電力局旁邊正在建設的府谷電力醫院也已經停工了三四年,部分貼好的瓷磚開始掉落,水泥的墻面在縣中心格外刺目,沒有玻璃的窗戶,像黑洞洞的大嘴,嘲笑著這一切。

    隨著煤炭價格走低,民間借貸鏈條全面斷裂,民間借貸崩盤,也造成了府谷全縣的信用危機,并由此帶來資金鏈收緊,連鎖反應開始在房產市場發酵。

    “停工好幾年了,起碼有兩年以上。”當地人透露。在一片因資金鏈斷裂而停工的爛尾樓中,由政府融資平臺公司籌資建設的政府大樓,以及配套的教育、醫院等項目的爛尾,在其中顯得格外扎眼。

    號稱投資150億元、控制面積16萬平方公里的府谷新區內,原計劃建設行政辦公、公園、商業市場、中心廣場、醫院、學校、體育場、垃圾和污水處理等公用設施,可容納10萬人居住。建成后的府谷新區將是一個集商業、居住、文化娛樂、綜合辦公、物流功能為一體的現代化山水型新城。

    不過,在現場看到,新建的政府部門大樓,僅政務大廳和財富大廈投入使用。政務大廳作為對私業務窗口,承擔著諸如繳稅、罰款的業務,而一部分搬過去的政府機構,如財政局、金融辦、國資公司等,全都擠在財富中心12層樓中辦公。

    在財富大廈旁邊,已建成尚未投入使用的國土局大樓金碧輝煌,而縣政府大樓的主樓卻仍未完工。原本應該恢宏大氣的大樓,如今塔吊靜默不動,工人不知所蹤。

    措手不及的資金鏈斷裂,更是讓政府大樓的建設卡在了尷尬的節點。由于政府大樓爛尾,原計劃改善老城區內擁擠的辦公條件而全部搬遷的政府部門,不得不大部分留在老城區,僅有財政局等數個部門搬遷至新區。

    政府大樓附近,許多公務員已經入住到經濟適用房一、二期中,這是新區最繁華的地段,小區樓下是高檔的商業設施,門前就是寬闊的馬路,路的另一邊沿黃河修建了非常漂亮的河堤公園。

    “把保障性住房建在鬧市區,中間穿插了部分商品房,提高了保障性住房社區的公用設施標準,如商場、學校、停車場等。通過穿插商品房建設,還能彌補資金的不足,騰出一部分資金投入下一批保障性住房建設。”府谷縣保障性安居工程相關負責人說。

    每天上下班時間,是新區最熱鬧的時候,住在保障房里的公務員傾巢而出,駕駛著自己的車輛駛往老城區的辦公室。

    不過,稍微錯開些時間,離開些距離,就能看見一整片空曠的城,建好的和建到一半的樓房相鄰而立,四周沒有人,也沒有車。出租車和公交車一樣,只在老區和政務大廳之間往返。

    不過,新城區并不是府谷最荒涼寂寞的地方。建在高高山頂的府谷最大的保障房項目新府山已經停工。

    新府山削山而建,西臨大石板溝,南部與老城區相接,東部連接五虎山,是挖開山頂、填平山谷而形成的體量巨大的小區,目前已建成保障性住房12324套。2012年8月,府谷召開的新府山小區供水方案評審會上,府谷副縣長吳占林指出,新府山小區是建設的保障性住房重點項目,供水系統建設關乎小區建設的各個階段,各部門要將供水項目作為當前的重要工作來抓。不過,時至今日,新府山未通水、未通電、未通氣,甚至連道路都還沒有修通。

    在現場看見,除了最先建設的部分樓體已經完成外墻鋪設和玻璃安裝之外,其他大部分樓體尚未完工。一些樓頂矗立著塔吊,但幾天內一直沒有動過。外墻裸露的水泥色顯示著未完工的狀態。樓體附近,專為攪拌混凝土而臨時搭建的廠房閑置在那。看守廠房的工作人員表示,由于資金跟不上,新府山已經有近2年沒有開工。

    “府谷縣開發商多是涉煤老板,如今煤炭市場連續三四年低迷,煤老板們都是欠一屁股債,根本沒有精力管這些半拉子樓盤。”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不僅是涉煤的小開發商全線撤離,在當地王府井賓館廣場旁的工地上,中國建筑的工程也已經停工。這座下層商業上層住宅的大樓,住宅部分外墻已經全部貼好,看上去精致美麗。然而,下層的商場部分,水泥墻面裸露,和上層建筑形成巨大反差。

    “像這樣建得差不多的大樓到處都是,因為賣不掉,收不回成本,再繼續建設根本沒有意義,開發商都不愿意往里面墊錢,所以都走了。”中國建筑一位看場的工作人員表示。

    而在老區,高石崖也是連片的爛尾樓。計劃新建的12層汽車站,原本今年已經可以投入使用。新大樓不僅比現在的汽車站距離縣中心更近,硬件設施也遠不是僅有一層平房的汽車站可以比擬的。不過,蓋了3層之后,新汽車站就停工了。現在的汽車站,還將繼續使用很久。

    無人接盤

    頻現的爛尾工程,讓開發商與政府都開始感到頭疼。

    據了解到,為了讓新府山盡快完工,政府將新府山供氣、供水、供熱網絡等基礎配套設施建設納入年內12個市政重點項目之內。這12個項目,計劃投資5.36億元。

    “其實沒停,就是比較緩慢,計劃今年全部入住的,可能要等幾年以后。”一位政府官員表示。

    據府谷縣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項目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府谷縣為有效解決城鎮中低收入群眾住房難,在縣城附近建設了新府山、后河川兩個保障性住房小區,共有住房26200套,可容納約7.2萬人居住。兩個小區完全按城市化標準設計,水、路、電、氣、暖氣等基礎設施都到位,等于再建了一座新城。

    不過,在當地居民看來,這個在山頂的建筑群落,遠遠沒有新區有吸引力。

    “交通不便就不說了,現在路都沒修好,就算修好了,又窄又陡的道路,加上配套設施不全,哪里有又有醫院又有學校的新區方便。”一位居民表示。

    不過,醫院和學校暫時都處于爛尾狀態的新區,原計劃容納10萬人口,目前僅有1萬余人入住。

    “現在根本沒有人買房子。早前還有人看見房價跌了,在新區買了房子,現在根本沒人買。整個府谷縣才有24萬人,當地人基本上全有房子,但現在新建的就有多少套房子了。”一位當地居民表示。

    早在兩年前,蓬勃的煤炭生意帶來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員,隨著人流的密集,對于房子的需求應運而生,而新建樓盤同時也帶來大量外地勞動力。當時,府谷縣中心的房價還處于1.5萬元/平米左右,房子并不愁賣,這對于一個縣級行政區來說,幾乎稱得上天價。隨著經濟下行和對煤炭政策的收緊,煤礦工人急劇減少,建筑工人更是大批撤出府谷。

    “以前府谷經常堵車,一堵就堵大半小時以上,現在幾乎就不堵車了。”一位出租車司機表示。隨著滿大街路虎、奔馳的急劇減少,現在縣中心地段最好的房子,也不過6000元/平米,而周邊的房價,已經降到每平米四五千元了。

    “現在很多房子其實是沒有正規手續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事實上,就在近日,還有媒體曝出“府谷違規樓盤獲得審批,相關部門稱是搞活經濟”的新聞。

    “府谷的問題其實相當嚴重,煤炭和房地產這兩個支柱行業已經變成拖后腿行業。”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事實上,府谷的案例是資源型城鎮城鎮化過程中的發展教訓,高度依賴當地的自然資源快速發展,一旦自然資源耗盡或開發投入停止,就會出現發展停滯的現象,短時間內很難再形成支撐地方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盡管府谷正在將重點轉移到招商引資上去,不過,空城的危機,短期內還無法翻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