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據介紹,為了搶占移動支付的份額,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都推出了可觀的補貼政策。如果發展2000家城市商戶,可以拿到50萬的獎勵。“有些地方也會采取拿到一家獎勵500元的政策,或者根據商家的移動支付流水提取千分之三的提成。”代理商小秦說。不過,這些錢并不好拿。

移動支付高額補貼催生“開荒代理商” 演變成了價格戰

    過去兩年,移動支付領域已經陷入血戰,當然效果也非常顯著。在成都大到百貨商超,小到巷子里的面館隨處可見支付寶、微信支付、Apple Pay 的身影。在移動支付市場,有一個群體是不能忽視的,那便是為移動支付開荒而奔波的代理商們。

    據介紹,為了搶占移動支付的份額,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都推出了可觀的補貼政策。如果發展2000家城市商戶,可以拿到50萬的獎勵。“有些地方也會采取拿到一家獎勵500元的政策,或者根據商家的移動支付流水提取千分之三的提成。”代理商小秦說。不過,這些錢并不好拿。

    補貼/

    成都代理商發展一個商戶獎500元

    決定成為移動支付代理商的時候,正值小秦從大學輟學創業的第四個年頭。這四年中,他從一個懷揣著30萬元“第一桶金”的信心滿滿的大學生創業者,變成了有幾次不盡如人意的創業經歷的北漂。

    但在2014年,小秦終于趕上了風口。這一年,移動支付領域大戰正式打響,支付寶、微信等平臺隨后紛紛出臺各項極為誘人的補貼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移動支付推廣補貼,也由此誕生了移動支付代理商這個新職業,小秦正是他們當中的一員。

    說起做移動支付推廣的經歷,也是機緣巧合。小秦說,自己在大學期間便有創業經歷,對做品牌推廣有著非常濃厚熱情。2014年結束了一次創業后,他被邀請參加支付寶的代理商大會。而在聽到支付寶的獎勵政策后,他動心了。“有多維度的獎勵政策。各個城市、不同時期也不一樣。有的是按照發展的門店算的,比如拉到一個商戶就獎勵500元;一個城市發展到2000戶比較活躍商戶,一次性獎勵50萬元。甚至有時候還根據移動訂單,獎勵你千分之三的提成,可以說很高的了。”

    作為西部的重鎮,成都的移動支付市場是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的必爭之地,小秦審時度勢后將陣地從北京轉移到了成都。在成都,小秦將移動支付代理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他算了筆賬,靠著平臺給移動支付代理的補貼,去年他們總共獲得了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超過300多萬元的獎勵,他個人的凈收入一舉超過60萬。

    肉搏/

    高回報、低門檻成都代理商超200家

    但高回報、低門檻的市場總會吸引大批競爭者。事實上,今年以來各個代理商之間的肉搏已經讓小秦感到喘不過氣。小秦在成都做推廣期間,成都大的代理商剛開始就有20多家。隨著后來發展線下代理的盛行,最多時成都有超過200家代理承接線下支付業務。

    “真正去上門推廣、維護的都是兼職人員,基本上拿到一個客戶,我們會給他們300元作酬勞,剩下200元就是利潤。”小秦說,最多的時候他的公司管理著400多位兼職人員。隨著代理商的增多,給兼職人員的錢逐步增加,到最后甚至演變成了價格戰。

    “各個代理商之間明爭暗斗,發展一個商家你給350,就有人出400,那兼職人員肯定就找價格高的。所以后來我們的利潤真的是被逐步壓縮。”除此之外,小秦透露,代理商之間甚至出現了賠錢賺吆喝的情況。“微信支付曾經給出過千分之三的提成,有些代理商招不到人,甚至表示如果下線能夠發展一定數量的店家,就有千分之六的提成。也就是說自己還倒貼千分之三,不過能夠達到要求的幾乎沒有。”

    商家/

    代理商更快捷總部合作有推廣

    作為移動支付代理商的主要爭奪目標——商戶,他們對移動支付代理商的態度也并不一致。

    例如,極為看重移動支付的成都小龍坎老火鍋相關負責人就表示,盡管早有移動代理商上門推廣,但他們還是選擇了繞過代理商,直接與微信、支付寶等平臺合作。“我們對補貼并不是太看重,更看重平臺組織的類似雙12這種消費者愿意參與的活動,而且平臺也會針對在線支付流量比較大的優質商戶進行推廣,這對我們比較有吸引力。”前述負責人說道。

    而同為餐飲商戶,霸王蝦負責人袁燁選擇了移動支付代理商的原因則是,這樣合作比較簡便快捷,不用去和多個平臺一一洽談。“2015年年初就有不少代理商找過我們,但是我們是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最終確定的。”袁燁說,這是因為在霸王蝦的消費者仍以現金支付等傳統支付手段為主,開通移動支付只是為了滿足部分消費者的需求,霸王蝦也并沒有計劃主推移動支付,還是選擇“現金為王”。

    退出/

    訂單量和活躍度逼退代理商

    來自行業內外的壓力讓小秦意識到,依靠支付平臺補貼不是長久之計,“推廣畢竟是階段性的,并不能成為常態。”而真正讓小秦下定決心逐步退出行業的,則是來自平臺本身的壓力。

    “問題不在于補貼迅速降低,而在于要求越來越高。”小秦說,剛開始從業的時候,他的工作只是要商家上線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即可,但是越往后,兩家越要求訂單量和活躍度。因此,小秦決定利用做代理積攢下的資源,轉型做品牌推廣的業務,不再專職做移動支付的推廣工作了。“總的來說,還是積累了很多商家資源和人脈,現在我們做的業務也是餐飲商家的品牌推廣工作。”小秦說。

    小秦的移動支付代理商生涯已經步入尾聲,移動支付市場的競爭卻遠遠沒有結束。事實上,不管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都在加緊爭奪移動支付的市場。

    戰況/

    三四線城市未分勝負大戰還將持續

    就在8月10日舉行的螞蟻金服合作伙伴大會上,螞蟻金服宣布3年10億扶持的合作伙伴,針對單個ISV接入所有商戶月日均小于1000筆、月日均大于等于1000筆兩種情況,分別設定了0.3%和0.2%的保底費率,保底之外的費率則全部無條件讓利給合作伙伴,如果讓利少于萬五,則統一返0.05%。

    微信支付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微信支付沒有代理商,接口都是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申請成為服務商。服務商還有鼓勵機制,今年4月微信支付發布“星火計劃”,宣布每個服務商最高每月能獲得官方50萬的經費,此外還有營銷和物料、技術的支持。

    為何經歷了兩年多的移動支付市場培育,雙方仍然在加大對服務商的支持力度?支付寶的一位內部人士坦言,市場培育要經歷一個長期的過程。“可能在一線城市和一些二線城市,隨處可見有支付寶標志的餐廳甚至面館,但是大部分二三四線城市,移動支付的習慣還遠沒有被培育起來。”

    此外,即使在移動支付普及度較高的城市,大多數商家使用支付寶,還僅限于偶爾收款。“但其實這里面還有很多文章可做,如果客人進餐廳,可以自助網上點餐、結賬。商家可以通過一款軟件了解客戶喜好。那么我覺得才算初步培育起來了移動支付市場,所以這仍是一個長期的過程。”